IMG_1394.JPG  

要如何打發北國漫漫冬季?最好的辦法是----

冬眠,睡它個三個月,一覺醒來,又是春暖花開、可以自由奔放的好時光

 

 

 

可惜,人類不像動物具備這種優越的防寒機制,只好另行想辦法......

 

IMG_1490.JPG  

今年的冬天又冷又長,感覺波士頓地區好比明州例常的冬季嚴寒,攝氏零下是家常便飯,幾吋幾呎的大雪三天兩頭就來一回。三月中旬,滑雪季節即將宣告結束之際,氣象預報又說本週四可能再下雪一兩吋。我望著窗外混合著泥土灰塵變色成暗灰色的路旁積雪,哀嘆: 真想像熊一樣的冬眠,事前還可以肆無忌憚的大吃狂吃一頓,實在是太適合宅媽陛下我了。啊~~~~

可惜我不是熊,不能冬眠,中年身材不大吃也會發福,我看,再大吃下去,丈夫會第一個發瘋。

如果說,波士頓今年像明州,那麼明州可不就是北極? 思及此,我雙手抱胸抓衣服,不敢再想像下去。但願,我們住在明州的好朋友們安然無恙,暖氣費別高到想哭才好----這是我們感同身受、衷心的祝福。

話說回來,既然人無法冬眠,漫長的冬天就要發展出獨特的生存之道,尤其家裡養小孩的,更是不想辦法不行。所以,今年,老張與我帶著孩子們做了(或開發了)一些過去曾有或從未做過的冬季活動,配合孩子長大,體力智力均到達適當的階段,以及剛好遇上的冬季奧運,東做做西玩玩,這個那個的......,讓整個冬季不無聊。

首先,是老天賞賜,玩雪剷雪、幫忙爸爸清理推積在車子上的厚雪,以前哥哥就玩過,現在加上弟弟,更樂。雖然穿雪衣雪靴雪褲、戴手套圍巾,每一次出門都得花費一番功夫,兩個小男孩都需要大人幫忙,不過,能免費並就地的打發小孩一下午的戶外活動,爸爸媽媽倒也是挺樂意的。

 

for-Blog1.jpg  

這是二月某日大雪,男孩們清過家裡兩輛車子的積雪之後,在路旁的小雪山上玩樂的情況。凡在雪上能做的,如堆雪人打雪仗或是整個人躺在雪地上畫雪天使等等,他們沒有不做上一遍兩遍三遍的。

 

for-Blog.jpg  

幾次學校因大雪停課,待路面除雪乾淨,大人小孩恢復上班上課,尚未搞髒了的雪堆是下課後的兒童最愛,每回走過,他們的腳都會發癢,非去踢它個兩腳不成。某日,媽媽心情好,不趕著回家,讓兄弟倆踢個爽。

 

IMG_1541.JPG  

新雪初下,鬆軟而潔白,正是孩子們玩雪橇的好時節。我帶著孩子,全副武裝,到住家附近公園斜坡玩了幾次,非常開心,偶然竟興起一股----下雪真好----的奇妙心情。

 

  

一段哥哥與小鉛筆玩滑雪橇的錄影。

 

for-Blog2.jpg  

周日午后,氣溫上升至可以散步的高度,我們全家穿好雪靴及厚外套等重物,信步於住家附近,路旁由鏟雪車推高的積雪有兩個人高,顏色已呈淡咖啡及灰色,時而可見沒有公德心的遛狗人士懶得撿走的狗大便(沒公德心,各國皆有,只是比例問題),老張與我看得噁心,提醒孩子別摸別玩,要打雪仗或嚐嚐雪的滋味,時機已過,等下一次的雪吧。

關於吃雪,幾乎是每個北國小孩都想嘗試的事,類似吃冰淇淋的奇幻誘惑。我不反對一兩口從天空剛下下來的雪,以前在明州,隨地拿起雪或冰來吃的學童處處可見,我覺得,若怕不明物體髒了冰雪、壞了孩子的肚子,吃點正從天上飄下來的雪,應該可行,既滿足孩子的好奇心,也不那麼不衛生。關於這點,我們家老張難以接受,他覺得從天而降的雪也髒,有各種汙染之虞,最好都別吃。

由於爸媽政策各不相同,孩子們只好因人變化,跟著爸爸就不吃,遇到媽媽就張嘴對著天空吃幾口,嚐個新鮮,因為連他們的阿母也伸出舌頭吃著呢。 

(文未完,待續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igmiao 的頭像
bigmiao

238255003

big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